NEWS CENTER

人民日報:電費低了 企業省了

川能水電集團 2016/08/04 0

開欄的話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大勢所趨、形勢使然。而降低企業成本,遏制企業成本過快上漲勢頭是其中重要任務之一。

如今,各地圍繞降低企業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企業稅費負擔、降低企業財務成本、降低電力價格等方面都有了很多探索。本版從今天起,推出關注企業降成本系列策劃,集中報道各地的實踐,為改革提供更多經驗借鑒。

對于鄂爾多斯市源盛光電有限責任公司電力科科長任良偉來說,2016年的工作要比過去輕松了很多,因為企業買到的電比原來便宜了不少。原來,從今年11日開始,內蒙古自治區將內蒙古西部發電企業每臺機組的年計劃運行時間由3600小時調整至1200小時,如果發電企業想多發電,就必須先為電找到出路。

一邊是發電企業想多發電,一邊是用電企業想省錢,作為企業發展邁不過去的一道坎,電力成本一直是每個電力消費企業關注的焦點。而在內蒙古,電力多邊交易讓這樣的雙贏合作變得越來越多。

用電企業

節省電費就是節約了真金白銀

20143月,任良偉所在的企業被納入電力多邊交易名單,由用電企業和發電企業直接商議用電價格。作為商議結果,企業的用電價格是在電網銷售電價基礎上每千瓦時電優惠約2分錢。

任良偉回憶,當時他最頭疼的事就是每個月都要主動找發電企業商定下個月的用電價格。“我記得2014年的12月,我們找了四五家發電企業都沒談攏,只能以電網銷售價格買電。當時我們一個月的用電量是2200萬千瓦時,僅僅是這2分錢的差價,就意味著我們一個月的電費多支出44萬元!這是一筆不小的成本支出。”他說。

鄂爾多斯市源盛光電有限責任公司是京東方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負責京東方鄂爾多斯生產線的經營管理。“如果按照自然條件選址,這里的確不是很理想,”任良偉坦言,液晶屏生產線對于廠房的溫度、濕度、潔凈度等指標都有很高的要求,而鄂爾多斯海拔高、周邊有沙漠,特別干燥,這樣的自然條件建廠還是具有一定的挑戰。之所以選擇在鄂爾多斯建廠,電價是一個重要因素。“其他地方最高電價每千瓦時超過7毛錢,鄂爾多斯目前的電價是38分多,是全國最低的。”

此外,今年內蒙古不僅限制發電機組的計劃發電時長,還將電力多邊交易電價限值由±20%調整為±25%,而現在的交易讓利也達到了限值上限0.0693/千瓦時,實現了發電企業和電網直接為用電企業讓利。為了保證機組發電時長,發電企業開始主動上門找用電企業簽訂協議。如今,任良偉再也不用每月跑發電廠談價格,而是坐等發電企業上門。而最終選擇哪家電廠,用電方還要考察電廠的穩定供電實力,發生了“角色的徹底轉換”。

“對于我們這樣的高新技術企業,電費成本不到總成本的1/10。如果是傳統行業,電費成本占總成本的比重遠高于此。電費便宜了,節約的成本是最直接、最真實的真金白銀。”任良偉說。

發電企業

看到電力行業打破壟斷的希望

7月下旬,京能康巴什熱電有限公司1臺閑置了很久的35萬千瓦機組重新投入運行,這讓公司電力營銷負責人梁剛舒了一口氣。自20154月以來,內蒙古多次下調燃煤發電上網價格和電網售電價格,使得發電企業和電網公司的利潤空間逐步壓縮。加之實施力度越來越大的電力多邊交易,保證機組運行時長,成為發電企業能否盈利的最重要因素。

“蒙西電網‘窩電’現象比較嚴重,目前,電網公司還能保證盈利,但發電企業的日子已經不好過了。不僅僅在鄂爾多斯,內蒙古西部的發電企業普遍‘吃不飽’了。”鄂爾多斯市經信委副主任伊拉特說。

“我們公司2臺機組70萬千瓦裝機容量,2015年發電量超過28億千瓦時,但今年前7個月的發電量14億千瓦時左右。今年大半時間過去了,發電量還不到去年的一半。”梁剛測算,“去年我們是小有盈利,但今年的上網電價更低,如果到年底能達到去年的發電量,我們的經營狀況基本持平。如果達不到就很可能虧損。”

業內人士預測,目前,內蒙古西部地區超過40家發電企業,2016年,將有一半左右的企業陷入虧損。然而,從事發電行業多年的梁剛依然堅定地支持蒙西電網推行的改革。

“這種市場化競爭必定會淘汰一批落后產能,能保留下來的,肯定是技術實力強、管理規范的優質企業。發電行業不怕降價,也不可能永遠虧損。如果淘汰了一批產能,我們的發電時長可能進一步延長。隨著發電量增長,成本也會進一步下降。”他說,“從電力多邊交易到輸配電價改革,我們能清晰看到電力行業的壟斷正在被逐步打破,這無疑是電力行業發展的希望。”

電網公司

售電企業逐步市場化成為趨勢

201661日,內蒙古開始執行《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促進產業結構調整有關事宜的通知》。《通知》中明確提出,開展特色工業園區用電試點,鼓勵園區成立售電公司進行配售電改革,同時鼓勵售電公司參與園區內配電網建設。

鄂爾多斯經信委電力科副科長段新國介紹,目前,鄂爾多斯市現有3家園區申報自治區特色園區,并準備成立售電公司,同時,部分發電企業也成立了售電公司。“過去,電網企業是唯一的售電公司。而成立新的市場化的售電公司,將打破這一格局,引入新的競爭。”

“真正的壟斷實際上是價格的壟斷。”鄂爾多斯電業局市場營銷處職員祁根紅說,過去,雖然電業局作為電網的主管單位承擔所有的售電業務,但電業局本身并不具有定價權,而是按照發改委制定的價格收取電費,以及為發電企業結算入網電費。蒙西電網近年來實施的電力多邊交易和輸配電價改革,都是逐步引入電力行業競爭的信號。

祁根紅同時表示,目前,售電行業逐步走向市場成為大勢所趨,但為了避免惡性競爭,相關部門還應在售電行業給出指導價格和合理浮動區間,才能進一步保證工業經濟健康發展的同時,不損害到社會公共事業。

“雖然電網公司在工業用電方面有所盈利,但也承擔著居民用電和農業用電等方面的社會責任。”祁根紅說,“目前,鄂爾多斯居民用電價格是每千瓦時0.415元,但成本在0.46元左右;農業排灌用電價格是每千瓦時0.237元,但燃煤發電上網價格就達到了0.2772元,加上損耗的電價成本遠超售電價格。這兩項約占全部用電量的14%,以往都是靠工業用電的盈利來彌補的。售電市場化之后,還應該對輸配電價的收入、成本、價格進行全方位直接監管,對電網企業的成本價格監管也應該更加科學、規范、透明。”(記者 吳 勇)

原文來源:國家能源局網站

原文鏈接:http://www.nea.gov.cn/2016-08/04/c_135563108.htm

叉叉电竞 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lol|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